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数学@[家]

好玩数学,快乐成长!

 
 
 

日志

 
 

恰同学少年  

2008-01-29 15:36:17|  分类: 原创地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回想起来,小学时代应该是我一生中最惬意最快乐的时光了,说起来我可能要比别人对自己的小学更加有深刻的印象,小学我在三所小学辗转了四个来回。

还清楚地记得第一天上学的一些事情,吃过早饭我背着小舅舅小学时的书包跟在爸爸的后面惊奇地望着周围的一切,那是深秋的一个凉凉地的早晨,爸爸把我送到学校,和老师也就是我的一个本家爷爷辈的人说了几句就回去了,留我一个人在教室里惊恐地望着周围欢快地小伙伴,他们显得那么高兴,特别是有一个小男孩特别的兴奋,也特别的喜欢欺负人吧!他冲到我面前,抓着我的衣服推我,我被没见过这架势,一急就号啕大哭,哭得特投入,很彻底,把教室其他正在玩的小朋友都吓得停下来惊恐地望着我,看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边哭边跑出教室,往家里跑,跑到家里,玩了有一会爸爸才回到家,老爸惊异地望着我,他怎么也不明白我是怎么绕过他的眼睛比他还先到家的,他问我为什么早早就跑回家了,我委屈地说:“有小朋友要打我!”听了我的话,在一旁的妈妈也会心地笑了,从此以后,我第一天上学,课还没上就被吓回来的事件就被载入我们家的家庭史了,几乎每年只要是提起我小学时代,家里人都会拿这事来揶揄我。不过还好都是玩笑性质倒也并未对我的心理产生什么不良的影响。不过,小时候的我确实比较胆小。

好不容易被爸爸妈妈哄去上学了,上幼儿班,我那时大概也比较笨,对于学习、听讲之类的事压根无动于衷,那时我唯一愿意做的事就是在课堂上睡觉,而且睡的很沉,谁也叫不醒我的那种。还记得,有连续三天的下午,我都是从教室的窗户里爬出教室的,第一天下午,我回家了,见家里没人,就去田里找爸妈,因为那时正是农忙季节,到了田里,爸爸问我为什么那么迟才回家,我用手擦了擦还留在眼角的眼屎委屈地说:“我睡着了,老师把教室的门的锁了,我好不容易从窗户里爬出来呢!”我说了这些,引来了在田里干活的其他庄邻的一陈好笑,当我第二、第三连续三天都是从窗户里爬出来后,这件事也被记入了我们家的家庭史了,甚至在一到两年内吧几乎都成了我们村的一件事了,他们知道了我,一个上课睡觉睡到爬窗户回家的胆小的男孩!反正这都是小时候的事了,现在想来倒也不觉丢人!

大概到二年级的时候,我好象突然开窍了,成绩突飞猛进,一下子成了班级里的前三名,老师也比较喜欢我了,还记得那时有个女老师,教我们音乐的,钢琴弹得很好,她经常把我们班的几个成绩好的孩子叫到办公室里教唱歌,唱得都是革命歌曲,像《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之类的,我们那时可以倒“唱”如流了。每次去办公室唱歌也是我们最愿意做的事情,并不是为了逃上课什么的,因为那时我们压根没有现在的小孩这么重的负担,我们那时很轻松,特别时成绩比较好的孩子,我们完全有能力学习唱歌两手抓而且两手都“硬”!所以我对那个老师特别有好感,特喜欢听她讲课,听她唱歌,她家正好就住我家附近,平时有什么事我也喜欢去问她,她都能给我满意的答复,她是个二十刚出头的年轻女孩子,大概因为年轻所以跟我们特别有共同语言吧!不过现在这位老师已经放弃了教书生涯,我感觉很可惜,如果她一直做下去的话,我不敢保证她会怎么样,但至少她会让她的学生没有距离感,很轻松地学东西,这些对孩子来说是非常需要的。

二年级的班主任是一个半百的老头,人很严厉,特别是对后进的学生,像对我这种成绩好的学生是喜欢爱护的,不过他似乎更喜欢成绩好的女生,记得有一次,我和前排的一个女生发生纠纷了,是她不对,然后哭着去办公室找老班了,老班从办公室急匆匆地走进教室把我提起来,强行拖到办公室,被他这么一“虐待”我嚎啕大哭,在办公室老班倒也没打我,只是任由我哭,也不让我争辩什么,这件事让我的小小心灵对老师第一次有了不同的认识,我变得不怎么喜欢老师,或者说是怕老师了。到现在还是这样,每遇到那些看起来比较严厉的老师我还是有点紧张,觉得跟他们不好沟通。

到了三年级的时候,我的成绩就一直是班级第一了,我有个叔叔要去邻村的小学去任教,他让我随他去,这样也好照应一下,我们那时应试教育贯彻到小学,小学升初中要考试,考不上就要留级重考,所以每个学校都很重视升学率的,对于我这样成绩好的学生,学校是不愿意放的,当知道我要走,学校的教导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对我苦口婆心地劝说,我还是不为所动,第二次他就急了,当着全办公室老师的面大声跟我说:“新佳啊,你要是能去成邻村小学,我就改跟你姓!”当然我对于这样的言论在我那时的年龄是不会有任何想法的,我管你跟谁姓的啊,后来我还是顺利去了邻村小学,因为我叔叔是那所小学的副校长,更有意思的事是,三年级那年的暑假,也就我去邻村小学一个学期后的那个暑假,我和几个小堂弟去我们村稻田旁的河里钓龙虾,正好看到了原来的教导主任,我很恶作剧地对一个小堂弟说,看见那个骑着自行车的人了吗?他说只要我去了邻村小学就跟我姓了,你先在就叫他,他现在跟我们同姓了,受我的鼓动,小堂弟扯着嗓子喊道:“顾××,顾××,顾××”教导主任刚还绽开的脸立马阴云密布,我们几个差点把肠子都笑断了,这也是我小学时对老师唯一的一次不敬吧!现在想来,那时我太调皮了,不该那么做的, 但孩子么,什么错都是可以原谅的,不是吗?

到了五年级的时候我又回到了村里,不过不在村小,而是在一所那时我们县最早的社会力量办学的小学就读,学校的条件很艰苦,因为收费较低倒也吸引了很多人来,声势比村小大多了,我的班主任是我的另一个叔叔,他也刚从学校毕业,人很强壮威武,让我们有种敬畏感。他书教得不错,头脑灵活,我们都比较喜欢他,五年级上学期我们过得很开心,也学到了很东西的,到了第二学期,乡里说我们是社会力量办学,财政不上交不许我们参加乡小学升初中的毕业考试,我们都很急,我叔叔整天去县里跑门路,有一天他风尘仆仆地回来后,让我们班里成绩比较好的十五六个同学跟他去县里,去教育局告状,我们一行人,来到县城,在附近的文具商店买了纸笔,写了“我们要读书”的大标语,由两个健壮的男生扛着一路游行到教育局,引来路上行人的驻足。到来教育局我们十几个孩子把局长办公室围得水泄不通,局长很痛心,看着我们这些孩子,他把办公桌拍的山响,决绝地说:“孩子们一定会有书读的。”得到了局长这句保证后,我们回到了学校继续刻苦地学习,备战小升初考试,那时我们村还没有通上电,我们就拿着自制的煤油灯,借着昏暗地灯光进行晚自习,那时条件真的很艰苦,我这么说有很多人还以为我在讲父辈们的事呐!

当我顺利参加完小学毕业考试后,我难忘的小学时代也画下了句号!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