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数学@[家]

好玩数学,快乐成长!

 
 
 

日志

 
 

浅析《边城》人性美  

2007-08-02 18:28: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个爱水的人,缘于沈从文和他的《边城》。对于《边城》我不能说是一个“迷”,但却是的的确确喜欢它的,这种喜欢我自问无半点的矫饰,完全是出自某种心灵上的契合吧!

小说并不长,算个中篇吧!通读之后,如古人所说无异,有如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也!

在湘西风光秀丽、人情质朴的边远小城,生活着靠摆渡为生的祖孙二人。外公年逾70,仍很健壮;孙女翠翠15岁,情窦初开。他们热情助人,纯朴善良。女孩是老船夫的女儿和一个茶峒军人私生的,大概为了名节之类的东西,在生下翠翠之后这一对痴男怨女双双殉情。两年前在端午节赛龙舟的盛会上,翠翠邂逅了当地船总的二儿子傩送二老,从此彼此有了情意,而傩送二老的哥哥天保大老也喜欢上美丽、清纯的翠翠,托人向老船夫去求亲,而地方上的王团总也看上了傩送二老,愿以碾坊作陪嫁把女儿嫁给傩送。老二不要碾坊只要翠翠。于是兄弟俩人相约唱歌求婚,让翠翠自己作出选择,天保知道翠翠喜欢的是弟弟傩送,为了成全他,外出闯滩,遇意外身亡。傩送觉得自己对哥哥的死要负责任,抛下翠翠离开家,出走他乡。

老船夫因翠翠的婚事操心担忧,在风雨之夜离开了人世。留下翠翠孤独的守着渡船,痴心的等待着情郎的归来,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而那个在月下唱歌,使翠翠在睡梦里为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来的年轻人,还不曾回到茶峒来。

这个人也许永远不会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

“品读《边城》,让人心灵颤动,回味无穷。小说最吸引人的是作品所展现出来的在那一方山灵水秀、天人和谐的边陲小镇里,时时处处洋溢着的淳朴、正直的人性之美。”[①]人性,作为文学创作的永恒主题,在沈从文笔下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在沈从文看来,“一部伟大的作品,总是表现人性最真切的欲望”[②]

《边城》于我印象最深的是它的描写,描写的真!描写的自然!在沈从文带有中国传统艺术的写意笔法下,不论是天真善良,活泼可爱的翠翠,还是正直淳朴,坚忍诚实的老船夫,无不栩栩如生,极具东方神韵的独特的美。人性之美在沈从文的玉润珠圆的笔触之下散发出神奇的光芒。下面我就将以下几个方面,谈一下自己所感受到的淳朴的边城人性之美:

一、朴素的人性美——生命存在的形式的本真。

在《边城》题记中,沈从文说出自己写作的真实意旨,他说:“对于农人和兵士,怀了不可言说的温爱,这点感情在我的一切作品中,随处可见。我从不隐讳这点感情。我生长在作品中所写的那类小乡城,我的祖父,父亲以及兄弟,全列身军籍;死去的莫不是在职务上死去,不死的也必然的将在职务上终其一生。就我所接触到的世界一面,来叙述他们的爱憎与哀乐,即或这枝笔如何笨拙,或尚不至于离题太远。我写他们时,为了使其更有人性,更近人情,自然便老老实实的写下去了。”[③]从上面的题记中我们能看出,沈从文在写《边城》时,或者在以后的写作中都是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的,他用自己特有的生活经历和感受去叙述一个美丽地、淳朴地边城故事,他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与世无争,内心纯净澄澈。《边城》所表现的生活的单纯和宁静,反映了湘西山民淳朴善良的人性美。

《边城》的人物是作家人性理想的体现者,都坦诚质朴、充满人情。翠翠天真善良,活泼可爱,老船夫正直淳朴,坚忍诚实。正如作家在小说中写道:“这些人既重义轻利,又能守信自约,即便是娼妓也常常较之讲道德知羞耻的城市中绅士还更可信任。”[④]“由于边地的风俗淳朴,便是作妓女,也永远那么浑厚。”[⑤]大自然陶治下的边城美好的心灵,更为人性增添了许多美丽。《边城》正是作家人性理想和优美健康的人生形式的张扬。边城理想社会是在“人性美”的基础上建构起来的,我们可以看到作家潜藏在字里行间对于人类淳朴美丽的永远倾心,对于健康诚实的赞颂,对于愚蠢自私的极端憎恶。

二、淳朴的爱情——淳美人性的张扬

弗洛姆说:“祈求与他人融为一体,这是人身上最有力的冲动、最深沉的激情。是它把人类紧密联系,使家庭、民族、国家得以长存不衰镲没有爱,人类甚至不可能存在一天。”[⑥]人之所以能够超越其他动物,就在于他具有超越其他动物的理性、情爱和智慧。沈从文深刻地意识到:人作为社会个体,只有同别人构成一个共同体,才能够抗衡整个世界对生命的种种危害。因而他才能把人作为一个个真实的生命体放入他所营构的理想家园,表现人身上最有力的冲动和最深沉的激情,探索男女间最纯洁的爱情和生命的关系,并以此为其生命理想中的“人性美”作一个鲜明的注解。在沈从文看来,爱情是生命得以优美健康地延续的惟一保证。因而,在《边城》中,生命的乐章是借助翠翠和傩送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弹奏而出的。和现代文学史上其它作家截然不同的是:面对少男少女的爱恋时,沈从文有其独特的审美态度和个性化的处理。他的臧否标准是人性。他的小说中没有妇女解放的现代意义;没有冲破封建家庭追求自由恋爱的主题;没有追求个性解放、人格价值的新女性。他要肯定的是人性,是以本能欲望为前提的自然淳朴的爱。这种爱是人与自然融合后的生命体现。“美贵自然”是个古老的命题,沈从文正是从人的生命—爱情中找回了这份“自然”之美。翠翠,聪明、善良、纯洁,具有美的体态与温和的脾性;傩送,勤快、大方、英俊、勇敢、强健,他们彼此相爱,相互钟情。他们相爱的基础是发自自然的天性及淳朴的品性。翠翠与傩送的爱情自然纯洁,是边城人爱与美的化身。虽然他们也曾误会和斗气,翠翠也仍然在绵长的等待中,而且是“君问归期未有期”,但真正的恋爱是在痛苦中追求幸福。因为这自然淳朴的爱,生命更有意义更有活力,因为这爱,人才显得高大,世界才为人类所拥有,这正是沈从文对爱的阐释和彰显,对“人性美”的注解,对爱与生命的探索。

三、边城世界的不幸——潜隐的人性悲哀。

沈从文创作《边城》的目的在于发现美的人性,阐述美的人性,颂扬美的人性。但从《边城》中也会感到“一种忧伤、悲凉和惆怅”,感受到他在描绘明丽景物和温暖人情中笼罩着一种似雾非雾,挥不开也抹不去的阴湿和愁苦。我们会隐隐感到作家似乎有点强颜欢笑。作家20岁即离开湘西,在当时中国的头等城市北平、上海、武汉等地生活了近20年,当他重新审视湘西这块土地上的山水人事时,就自觉不自觉地把湘西的种种人事纳入了和城市生活形态的对比结构中。他厌恶经受着战乱、腐败和流离颠沛支配的城市生活,以及城市生活显示的生命形态的拘禁、黯淡、枯瘦和苍白。因而他真诚地描绘着他心目中的深藏已久的情感记忆对象,编织着一幅与现实人生完全不同的“优美、自然而又悖乎人性的人生形式”,并且同时又肩负起了一个思想引导者的担子,想为我们的民族寻找一条摆脱“随落趋势的路途”。然而在现实面前,他感到力不从心,感到痛苦,感到寂寞,感到前途的叵测。他的这种心绪也就自觉不自觉地折射到他所建构的理想家园———边城世界里。因而,“在边城这个人性理想家园的种种美好图景的显性表现中,潜隐着某些悲哀,如丝如缕,袅袅绕绕,飘溢出这个世界里曾有的,现有的,或将有的不幸以及不和谐。”[⑦]

从来没有一部小说让我看了还想再看,就像我在一篇自己的习作所说的那样,当读到一篇和自己的心灵相契合的文字时,无疑那是一种极快乐的事。

沈从文的理想世界离我们的生活越来越远了,在钢筋水泥森林里住惯了的我们,心灵的烦恼和缺憾被生活的重压挤出来了,挥之不去!为了生活的更好,我们像极了一头套在磨上驴子,整天面对着一成不变地、繁忙地工作,我们时常感叹太累了,心太倦了;我们需要放松,需要纯净的精神安慰;我们变的向往大自然的和谐和宁静,回归自然是这个时代喊的最亮的口号。无疑,《边城》里,像伊甸园一样的生活区域,是我们所向往的,或者是我们所憧憬的吧!



[①]马月红:《浅析〈边城〉中的人性美》见于山西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6年9月第5期第71页

[②]马月红:《浅析〈边城〉中的人性美》见于山西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6年9月第5期第71页

[③]沈从文.边城.沈从文文集:第6卷.广州:花城出版社,1984P1

[④]代晓冬.<<边城>>:人性美的构筑.见于<<重庆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9月第5期第58页

[⑤]代晓冬.<<边城>>:人性美的构筑.见于<<重庆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9月第5期第58页

[⑥]代晓冬.<<边城>>:人性美的构筑.见于<<重庆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9月第5期第59页

[⑦]代晓冬.<<边城>>:人性美的构筑.见于<<重庆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9月第5期第59页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