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数学@[家]

好玩数学,快乐成长!

 
 
 

日志

 
 

母亲  

2006-08-24 16:22: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上了大学,回家的机会一直很少,除了寒暑假在家的少数几天外,一年之中十之八九的时间在学校度过,所以见着母亲的时候也就很少。

今年暑假,我只身一人去了趟北京,临开学前回家过了十多天,在家时的其他感觉我基本忘记了,只觉得很闷,孤零零的。父亲在外打工,母亲和我在家,姐姐出嫁在离我们不远的村里,母亲每天早上五点左右就要起来,赶到10多公里外的镇上打工,一般她起来的时候我还在梦乡之中,对于母亲清晨的忙碌毫无感觉,我只是在迷迷糊糊中,听着母亲推着车走出家门后,便迅速地又跟周公聊上了。晚上,母亲要到八点左右才能赶到家,这时,村里的各家各户基本已经关门闭户,熄灯纳凉了。

白天的时光毫无意义,虚毫时日而已。晚上,做好饭菜等母亲回来的那段时间,记忆最深。

那是段让我最担心也是最无聊的时间,我庸懒地坐在电视机旁,不知放的是什么内容,我竖起耳朵从村中狗叫的缓急中,猜测母亲是否已经进村,已经到了哪儿了。遇到阴雨天气,担心的程度,更甚一些。其实,厂里有地方给她住的,但是她不愿意,非得回来,说我一个男孩子在家不知道照顾自己,我曾就这个问题多次和她协商过,她的固执让我无可奈何。

今年的暑假是多雨的,多到让我咬牙切齿。一天,傍晚时,大约在母亲从厂里回家走到一半路的时候,突然间,天像被什么东西遮住,黑了下来,狂风大作,电闪雷鸣,迅疾下起了大雨,我的心差点让雷声震碎,慌忙打电话到厂里,说已经走了一个小时左右了,挂了电话,又赶紧打电话给姨妈家,说路过那儿了,走了大约半个小时了,还带了好几个西瓜回去了呐!由此,我笃定母亲在回家的路上了,在那个车辆来往穿梭的回家的路上了,在那个大雨倾盆的回家的路上了,还好,姨妈告诉我,她穿着她的雨衣回来的,也还好,雨下了没多久就很乖的停了,我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了一点。时间在雨后地清凉和无蚊虫的叮咬中不经意地溜走了,当我庸懒地躺在椅子上偶一抬头瞥见墙上的时钟时,我跳了起来,快到九点了,往常,这个时候正是我和母亲吃过晚饭,张罗着冲一冲凉的时候,早一点的话,我已经悠闲地做在电视机前听着母亲均匀而厚实的鼾声了,她安详地熟睡在我的附近,让我特别的安心和放松。可是,现在,我的心一下揪得很紧,我不敢多想又不得不多想,慌乱中,打电话给姐,“姐,妈到现在还没回来,会不会出事啊?”说完这句话我感到自己在颤抖。姐听完后也慌了,说:“啊!平时这个时候她应该回来了啊,我也正纳闷今晚怎么妈不走我们家了呢?”“姐,现在怎么办啊?我们沿路去找吧?”我更急了。姐说:“好,你先来我家,我们一起去。”挂了电话,我慌里慌张地穿雨衣,雨鞋,翻箱倒柜地找手电,门都没顾上锁,就往姐家跑,刚跑到院子里,电话响了,又赶紧折回来,是姐。她在那头兴奋地说:“弟,妈回来了,现在在我们家,她说马上就回去了---”没听完电话,我就又冲出去往姐家赶,在半路上,我遇到了浑身湿透的母亲,还没等我“批评”她,她先说了:“这么晚了,吃过了没有啊!”“让你在厂里住下你偏不,下这么大的雨回来干吗啊?!”我不回答她,直接带着怨气问她。“我不是没事吗!赶紧回家吧,我从你姨家给你带了西瓜哩。”妈毫不介意我的发火。“哼,下次我才不等你了!”我继续跟她赌气。

在回来的路上,母亲询问我中午吃的怎样,我没理她!

回到家里,我绷着脸把饭菜端上桌,自顾自地吃起来,母亲也自顾自地诉说着她今天的事,原来她经过姨家,姨送了几个西瓜给她,她说我在家就是有钱也懒得买,就赶紧抄近路赶回来了,但没想到会下雨,本就泥泞的路被大雨冲得更加的泥泞和稀滑,母亲摔了两跤,把西瓜都摔碎了。看母亲望着一堆碎西瓜连连自责,我真恨不得把那该死的西瓜掐死。

因为赌气,我终于还是没吃母亲带回来的碎西瓜,母亲也知道我真是生气了,也就默默地洗过澡之后上床睡了,我继续在看电视,母亲照例很快进入了梦乡,但是今晚我没有听到她均匀的鼾声,而是她因为累而发出的呻吟,听着那一声声的“哎哟”,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母亲太累了,这样的操劳会折寿的,我已经记不清她这样的忙碌有多少天了,从我进入大学时起,每年的寒暑假,我在家的时候白天是很少能够看到她的,看到别的孩子和父母亲其乐融融,我也曾很怨恨她;当中午自己因为懒而不愿做饭时,也曾抱怨她就知道忙!忙!忙!她不分昼夜地忙碌因为我的食欲和私心而被我怨恨着,践踏着。我也曾在电话里多次表达了不想回家的缘由是家里的孤单和冷清,但她从来都没有为此而烦恼过,她希望我留在她身边,那怕每天只能短暂地看到我,她也会塌实,愉快地做完每一件事,她要看着我才塌实安心,这种感觉在我升入大学后更加的强烈。

我也为她分担了一些,我会在晚上做好饭等她回来;也会把自己和她换下来的脏衣服洗了;也会帮着喂喂家里那几只给我提供鸡蛋吃的可爱的老母鸡;也会去田里照看一下庄稼;也偶尔会去厂里帮她一段时间(她一般是不同意我去做厂里的事的)。但这些在我看来是远远不够的,而母亲却经常自豪地跟别人说:“我晚上回去吃饭的,我儿子做好饭在家等我哩!”

母亲因为我考上大学而格外的自豪,她那瘦弱的身躯之所以能够支撑那样沉重的负担,大概都是因为她觉得忙碌的可喜和有价值吧!她经常对我说:“等你大学毕业了,找到好的工作,安定下来了,我就什么事也不干了,等着你来养我了。”我无言以对,母亲的想法传统而实际,她愿意为她的儿子挥洒汗水甚至是血泪。她不是不求回报的,她对我的爱真切,实际,这也是我能够接受的母爱的极限,我不希望不求回报的母爱,那样我会终身遗憾的。作为子女应该在父母亲老的时候,给他们安详的生活,这是做人的职责,即使他们在培养我们时压根没想到这些。所以,现在我很矛盾,一方面,我像个寄生虫一样,要靠父母亲的辛劳来支付我的学费,生活费,希望他们能提供给我好的生活条件;另一方面,我又怕母亲如此的操劳会让她的精力过早的用完,让我有“子欲养而亲不在”的遗憾。

我很矛盾,我很爱我的母亲!

昨天晚上,有个同村的小学同学去我们家玩,然后发信息告诉我说母亲很想念我,让我打电话回家,接到这条信息,我有股想哭的冲动,前几天,我跟母亲闹了点小别扭,一直没有打电话回家,她打我手机我也没回电话。她没有办法只好拜托其他人告诉我说她想我了。九点多的时候,我拨通了家里的电话,还没说话,就听到母亲在那头说:“是宝吧!妈想你了,你冷不冷啊,身上有没有保暖内衣啊?没有的话赶紧去买一身,天凉了,你的身体我最担心了。”我说自己不冷,她急了,说:“孩子,别舍不得买啊,穿衣要紧,身体要紧的。”完了她还发动我爸“威胁”我,非要听到爸在那头故意提高分贝“勒令”我多加衣服,她才放心。我还没跟爸说几句,她又夺过话机说:“你在哪儿打的电话啊?用手机吧?用手机打要花钱的,赶紧挂电话吧,家里没事了,你在那边多注意保暖啊!”我没办法,挂了电话。

我知道,虽然我们通话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几分钟,但已经足够满足母亲在接下来十几天里对我的想念了。

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爱我甚过爱我爸、我姐,甚过爱她自己!

听着窗外咆哮着的寒风,我依稀看到母亲躬身替我纳鞋的背影,依稀看到她一脸满足的在和爸谈论着和我的通话内容。又要到放假的时节了,我的心也倾向了家中,想念母亲的情愫愈加强烈了,我是真的想家了,不光因为对母亲的怀念也是对家的依赖吧!

再过三天就是圣诞节了,节日的气氛早已弥漫着整个校园了,虽然母亲不知道圣诞节是什么节日,我依然想借这节日的氛围,理直气壮地对远方的母亲说一声:“妈妈,圣诞节快乐,I  LOVE  YOU。”

 

后记我一直觉得欠母亲什么,写东西的时候经常写到的是父亲,对母亲却很少写。不是觉得他们有什么区别,而是母亲平时更多的是关心我的生活,她关心更加地细微,所以让我觉得平常而激发不了写作的欲望。昨晚接完电话后,我就知道欠母亲的东西可以完成了,所以才有了上面的这篇。                 
                                                                                               200512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