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数学@[家]

好玩数学,快乐成长!

 
 
 

日志

 
 

午宴  

2006-08-24 16:18: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午宴

 

终于要落笔写这篇了,午饭是萧宝那儿一天当中最重要的一顿饭,他们的年夜饭其实是在中午吃的。

这是大三的寒假,再有不到一年的时间,萧宝就毕业了,对于将来的就业,已经搞得他有点紧张了,他有个大他几岁的叔叔,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没几年,在市里的某个机关任职,对于就业的情形比较了解,所以,父母一直要求他去叔叔那儿问问,让叔叔替他费费心。对于这样的事,萧宝是深恶痛绝的,他不愿意靠人帮忙达到某种位置,更不愿意去低三下四的去求人,但迫于形势,他还是约了叔叔,准备去他那儿讨教讨教,午宴的事就是这么发生的----

“喂,是龙叔吗?我是宝儿啊,我现在在市里,一个同学的宿舍里,明天去你家玩,你有空吗?”来到市里的傍晚,萧宝在同学的宿舍里这样打电话给龙叔。

在家他就在心里反复练习该如何开口和龙叔讲,刚才他还是有点紧张,说话有点生硬!

龙叔比萧宝大七岁,按家族的辈分,他该叫他声叔,而立之年的龙叔早年毕业于本省的一所二流大学的法学专业,毕业那年赶上本市县改市,法律人才紧缺,他分配到了现在的单位,经过几年的打拼,已经是副处级了,去年在市里买了套房子,也算把家正式安定在城市里了。我们也许对于萧宝龙叔的这些成就并不感冒,但对于萧宝,对于萧宝所在的村里来说,龙叔无疑是村里人教育自己的子女的典范,贫穷、落后的小村,出一两个大学生太难了,即使近年来大学扩招,大学生越来越多,大学生已经不再是人们心中的“天之骄子”了,但在萧宝的村里,如果谁是大学生,一定会得到全村人一致厚爱的,而像龙叔这样年轻有为的,就更不用说了,甚至受到崇拜,萧宝的父亲就是村里众多龙叔崇拜者中的一位,因为是本家,父亲更加要求萧宝要以龙叔为榜样,从小学时起,父亲就对萧宝灌输龙叔的奋斗事迹,时时处处要求萧宝向龙叔学习,所以最近几年的每年年关,父亲总是一天天盼着龙叔回老家,等到龙叔回家后,一般在当晚,萧宝就会被软磨硬施地拉去拜访龙叔,今年萧宝因为去了一个同学家错过了龙叔回家的日子,从同学家回来后,父亲一脸的愤怒,对萧宝说:“在你开学之前,去市里一趟,去你龙叔家坐坐,他回来时我跟他讲过了,你还有年把就毕业了,有什么想法去跟你龙叔谈谈,让他给你参谋参谋。”

“嗯!”面对不容置疑的父亲,萧宝只能挤出这个字。萧宝不愿意见龙叔,因为一见他,他就感觉自己身上有一股无形的压力,他是个孝顺的人,一想到父母亲为了供自己读书,起早贪黑,寒来暑往地到处奔波,拼命苦钱,他心里极不是滋味,眼前四十来岁的父亲俨然一个年届花甲的小老头,身上受好几种病痛折磨,胃炎让他饭吃不香,肩周炎让他坐立不安,咽喉炎又让他咳嗽不止,望着眼前这个被生活折磨地几乎脱了形的中年人,萧宝在心里为父亲流泪,也深深体会父亲的苦心,决定去龙叔家!

还是把视线拉回来吧,电话里,龙叔让萧宝第二天中午到他家,第二天,萧宝起的很晚,前一天晚上,同学非得拉他去上网,上到很晚,大概十点左右的时候,他离开同学宿舍往龙叔家赶,龙叔家他是第一次来,只知道该坐哪路车到哪个小区停,车走到半路,遇上了堵车,萧宝在车上如坐针毡地等了将近两个小时,龙叔来了好几次电话问怎么回事,最后一次明显是没有耐心了,告诉萧宝别去他家了,直接到某某大酒店去找他,龙叔约了朋友在那儿吃饭,萧宝问了好几个人,才在市区的角落里找到龙叔说的大酒店,因为过年的缘故吧,酒店门口挂着两个崭新的大红灯笼,门面不算气派,一走进去却豁然开朗,店堂很大,全部大理石地板,可当镜子用,一低头萧宝可以看到大理石地板中自己因为起来迟没来得及消融的憔悴,“酒店里平时来的人大概都像龙叔这样的机关人员吧?”从店家挂在大堂正中央的本市的某个头头的题词,以及店主人和领导的合影,萧宝这样猜测道。问了一下宾馆的服务员,他告诉萧宝龙叔在二楼。

龙叔在一个叫“君在来”的包间,走到门前,萧宝犹豫了一下,他说不清为什么会这样,停顿了大约三十秒,他舒出一口气,像做了一个重大决定似的,郑重地敲了门,龙叔给萧宝开的门,看到是萧宝只简单的说了句:“来了啊!”语气中有明显得的对萧宝迟到的责备,一进门首先看到四个人围坐着包间角落的一张小折叠桌打牌,见有人来,在出牌的空隙回头朝门口望了一眼又继续忙活,龙叔让萧宝先坐会,又去楼下接其他客人了,萧宝坐到椅子上才定下神来,他注意到打牌的是两男两女,年岁跟龙叔一般,龙婶也在吧,萧宝还是去年他们没结婚时匆匆见过一面,印象模糊了,据说她毕业于一所有名的警校,毕业时轻松地进了市公安局。打牌的四个人,两个女的,一个戴着眼睛,显得书卷气很浓,出牌的动作也极优雅,她手里的牌握的很齐整,一直不说话;另一个,凭萧宝的印象大概就是龙婶,声音明显比其他几个大,出牌的工作很干练,有警察的风采,符合女主人的身份;两个男人,一胖一瘦,瘦的也戴眼镜,显得很兴奋,大概是牌运很好,一直唧唧喳喳说个不停;胖的男人正凝神好象在思考出什么牌,片刻过后,猛地喊一声,甩出一张牌,把大家一震。

在牌局进行正酣之时,龙叔又领着两个男人走进包间,也是一胖一瘦,有一个也戴着眼镜,不过戴着的是黑边眼镜,待大家落定后,午宴也就开始了,龙叔替每个人斟好酒,开始相互介绍今天的客人,首先,他手一指说:“这位戴着眼镜,坐在我正对面的是我的高中同学,姓李,现在在本市的大学任教,马上是博士了,大家就叫李博士吧!”“噢,那是“教授”了吧?了不起!”抢话的是龙叔的单位同事,现在是某某大队的副支队,龙叔介绍说称刘支队,“嗯,刘支队现在是科级了。”龙婶也夫唱妇随地补充了这么一句,“这位是我们大学里的老搭档了,现在和老李在一起,马上就是副教授了吧?在学校我们叫他老花。”龙叔指着坐在李“博士”一起的一个微胖的大约三十四、五的男人向大家介绍道。“哦,真正的大牌还在这里啊!啊,哈哈!”刘支队继续刚才打牌的兴奋又插了一句,坐在龙婶左右的原来是一对夫妻,都是她的同事,也都是警校毕业,最后,龙叔指着萧宝说:“这个是我的一个本家侄儿,快毕业了,也正忙着找工作呢,你们各位要替我侄儿想着啊!能帮忙可一定要帮哦?!”众人听了也无非是问问是哪个大学的,学的是什么专业的,然后还加上一两句对自己大学时代的感慨,对于帮助的事是绝口不提的,萧宝清楚这帮人没任何理由帮助自己,所以对他们的关心显得不那么感冒。众人不会儿就饶有兴致地相互寒暄,交换各自单位的一些人情是非,待遇高低;或者很有决断力地对市里市外的各项政策作出评点,撂下萧宝一个人在边上竖着耳朵听也还是不懂,面对着这一群大不了自己几岁的“前辈”萧宝有股想逃走的冲动。

午宴的主角该是龙叔的两个同学,他们自从参加工作就跟龙叔一直没有机会见面,也是去年才调到本市的,刘支队和龙婶的两个同事和龙叔家住一个小区,相互之间见面共事的机会应该是相当多的,所以显得很熟识。宴会的客人除了萧宝都是三十上下,而且都属于小有所成吧!他们都很年轻,都是曾经的天之骄子,对于大学,除了有无限的美好回忆,就是大学带给他们现在的位置的某种小满足,用时髦的话说,他们是白领一族,是萧宝的父亲想他努力的境界。

主角之一花教授至今还未婚,自然也成了宴席的谈资,花教授是个很健谈的人,人很随和,不象一般的大学教授很严肃,席上的人都劝他该找个人了,可以试着想结婚的事了,他说还拿今年春晚上的相声缎子开玩笑说:“哪是想啊,那是相当想!我是日日想,夜夜想,到现在也没想出一个甚来。”他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龙婶开玩笑说:“你干脆在学校找一个得了,现在师生恋挺流行的,记得我在学校的时候就很喜欢一个教我擒拿术的教官。”这时刘支队叫着说:“哎!别乱说,这儿还有个学生呐!”说着大家都朝萧宝这边看,萧宝一楞,把刚准备夹的一块鱼肉又放了回去,放下筷子连忙摆摆手说:“没关系,我能理解现在的师生恋的。”他说这话时,明显的底气不足,他说不准这些,也没想到他们七拐八拐会让话题的细屑散落到他这边,不过谈到爱情,李博士倒是一本正经地说:“我觉得我现在所在的学校,学生谈恋爱有点过了,太多了!”对于此萧宝有同感,反正现在大学空余时间很多,爱情倒是很抢手的生活调剂品。

其实谈的最多的还是各自单位的待遇状况,龙叔他们五个属于公务员,工资待遇该是好的了,但他们是白领干蓝领的事,休息日加班是常事,而且据说还没有加班费,所以龙叔一个劲地羡慕两个大学里的老师同学,说他们既清闲又高工资,两位老师也羡慕公务员们逢年过节时的高福利,反正就是相互之间很羡慕,大有相互交换之念头,说着说着他们又一致地得出结论,现在的竞争压力太大,两个老师是边教书边充电,上午去上导师的课,下午再给学生上课,萧宝大学里的很多老师也是这样的,现在的职业压力大,一大部分是因为有些学校一些奇奇怪怪地的用人制度,例如有的学校没有研究生学历你就是再又能力你也不能上课,还有的,没有博士学历的,不能评教授,学历一定程度上就是高工资,高福利,高位置地的敲门砖,所以,龙叔也在重学法学,想考法学研究生,为的就是能在事业上更进一步吧!听到这些,萧宝的压力愈来愈大,也很沮丧,对未来更加没有把握了。

席上的闲话就不赘述了,一阵觥踌交错,推杯换盏之后,因为还要忙各自的事,匆匆吃了点饭后,就各自散了。

萧宝又到龙叔家坐了会,也因为龙叔有事要去县里一趟,也道别出了龙叔家,朝车站走,准备回家,坐在回家的车,萧宝觉得头很晕,有酒的作用,大概也有点其他的原因,具体的,萧宝说不清的!

迷糊中,被人推醒,已经到了家乡的车站,一觉醒来,头晕更甚了!晕晕乎乎地回到家里,顾不上父亲的问东问西,倒头便睡,现实被淹浸在梦里!

 

                                                   

狗年元宵完成于家中

顾新佳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